花江泽。

诶嘿。

【leo司】喜欢上前女友的现任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下篇。

南枢.:

lof说我的文有敏感词。

黑人问号???我又没开车哪儿来的敏感词???

嗨呀真气啊。

-------------------------------------------------------------------------------------------

03.

Leo看着面前咕噜咕噜被烧得冒泡的火锅,鲜红得过分的汤底使他怀疑这锅东西是不是进行了什么非人性的实验。正向转过头说些什么就看见几个人凑在菜单前指指点点。

“菜单上的肉类请全部来一份。除此之外我还比较想试试东方的古老drink白花蛇草水。”

“吃这么多小心发胖哦,司ちゃん。”岚担心地笑了一下,点了几个素菜算是调解油腥。“泉ちゃん和凛月ちゃん想吃什么?王さま呢?”

“呼啊——随便来点什么就好,啊对了,还来瓶82年的碳酸饮料。”凛月打了个哈欠。

“82年的?くまくん你是要喝了上天吗?”泉在【吃了可能会长痘痘】和【不吃就要饿死了】之间挣扎了三秒最终选择跟吃饭势力狼狈为奸,“那我要三盘虾,不要死的要活的。”

“有什么区别反正最后那些虾都要死在你的筷子下面。”leo拿过菜单瞅了几眼,“说不定还要从锅里跳起来甩你一脸尾巴再英勇赴死地跳进我碗里。——你们把菜都点完了我点什么啊。不点了不点了。蹭你们的吃。”然后把菜单摔桌上还差点丢进锅里。

“你怎么不说直接跳进你胃里。”泉看了他一眼,“省去了咀嚼和吞咽多方便。”

“照理来说跳进胃里,除非王さま的肚子被正义的长刀划了道口子。”凛月抬头看了看,点的菜还没来就继续睡。

“感觉前辈们在讨论什么很interesting的问题。”

“司ちゃん你千万不要加入进去。”岚痛心疾首地看了看几个话题飘到宇宙去的人。

“话说王さま你还记得我们来吃火锅的初衷是什么吗?”泉悄悄地问坐在旁边在杯子上乱写的leo,“好歹不要在别人店里乱画!”

“哦,”leo撇撇嘴把笔收回去一脸憋屈,“难道不是我跟スオ要去吃饭你们也要去嘛?”

“是才见鬼了。”泉恶狠狠地瞪他一眼,“你不是说你要追那个小鬼吗?”

“而且还是踩在セッちゃん······算了我不说了。”凛月在泉要把他杀死的目光中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也一脸憋屈。

“再提就把你的头按进锅里。”泉露出一个标准的职业微笑。

“啊哈哈哈哈哈是这样啊☆想起来了,我是有踩在セナ你新换的沙发坐垫上说这个的哦☆”leo一拍大腿突然想了起来。

凛月憋笑憋到发抖浑身跟开了振动的手机一样,岚带着司去看菜还有多久才上,泉看着这两个人简直想一下跳进锅里再把他俩也拖进去同归于尽。

“你们俩现在身份那么尴尬,虽然那个小鬼表面看不出来心里还是有些介意。”泉眉头一皱假装看透一切,“说实话你这算什么?一见钟情吗?”

“这也很符合王さま的作风嘛。”凛月看着快要被煮干的锅底,“菜呢?锅底要干了。我的饮料呢?”

“现在都还想着你82年的饮料?”泉觉得自己迟早被这群小朋友折磨得缺氧,“王さま,我想听听你真实的想法。”

“真实的想法吗?セナ你也是难得问我这些啊。”leo叹了口气,“我长这么大,说实话一直都不会定位心里的重要性,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或许是我的灵感,也或许是luka碳,也或许是我们knights。”

“因为这样我才一直在寻找,宇宙的尽头一定会给我答案。”

“所以你就这么,想上天?”泉一脸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青青草原抓羊呢。

“セ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好不容易酝酿的情感和气氛一下子就没了啊啊啊啊好烦人。”

“算了算了,王さま你接着说,我就当刚才セッちゃん什么话也没说。”凛月好像显得特别高兴,简直就是突然兴奋起来的患者。

“这个时候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啊,”leo看着杯子里被缩小的自己的倒影,“スオ的出现对我来说很突兀,一见钟情这种事情也没人会预测得到,隔壁的日日树怎么说的来着,人生充满了爱和惊喜。”

“我真的很喜欢スオ。”leo抬起头,脸上认真的表情让泉和凛月都愣了一会儿。

 

“怎么样?听清楚了吗,司ちゃん?”岚站在门边,微笑着看着旁边和自己一起听完全程的司。

混乱的思绪充斥了脑内思想,司还没有处理好刚才传入自己耳里的话语,脸上的温度已经变烫,心跳加快速度地跳动,手紧紧地握成拳,指甲留下几个痕迹。

 

“我真的很喜欢スオ。”

 

朝着我始料未及的方向发展了啊······司有些懊恼,犹豫着下一步要怎么办,门就被毫无征兆地打开。

“かさくん和なるくん回来了啊,正好,就趁这个时候说清楚吧。”泉抓着凛月的领子把他拉出来,“没有给你犹豫的时间了,かさくん。”然后他笑着把司推了进去,顺手还锁上了门。

“セッちゃん你为什么要把门锁上啊?难道是因为惦记刚才他俩没能去酒店干点啥所以你打算让他们在这儿办了吗?”凛月觉得自己身边有一个黑恶势力。“果然我还是低估你了。”

“没想到呢,泉ちゃん你太直白了。”

“くまくん你很烦,如果你是在惦记自己的饮料等会儿去找王さま要。”泉白了他一眼继续听着门内发生了什么,“なるくん你也别和黑恶势力狼狈为奸。他俩的酸臭味就连火锅味都盖不过去,我才锁了门。”

 

“スオ?”leo抬头看过去就发现司站在门前,两个人都显得有些不自然。

火锅依旧在烧啊烧,咕噜咕噜地冒泡。

“leader······关于你刚才的那些话,真的是认真的吗?”司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抬头与leo对视。

“当然是认真的啊,”leo站起来走过去,“既然这样我再说一遍,我真的很喜欢スオ。”

“明明我和leader才认识十个小时吧?”

“那又怎么样?一见钟情难道不行嘛?”leo皱起眉。

“我并没有否认,只是······”司犹豫着,只是什么?他咬住自己的下唇。

“只是什么?因为我们俩尴尬的关系吗?”leo这个时候突然就感觉到身高差是个多么美好的东西。“这些全部抛开,现在是朱樱司在接受我的提问。回答别人先抬头正视啊。”

“你要跟我在一起吗?”

扪心自问,司觉得自己没办法拒绝,抬头看向leo的时候,心里的想法已经逐渐成形。

“······好。”

一见钟情,似乎已经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歌颂身高差!

 

“所以你们好了没有火锅都干了。”凛月推开门走了进来,皱了皱眉,“恋爱的酸臭。”

“行家啊。”泉推着装着菜的车走进来。

“是你还没脱单吧,セッちゃん。”凛月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

“你小心明天在垃圾桶里找到你的枕头。”

“所以火锅干了我们要吃什么?”leo拉着自己小男朋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我还等着虾蹦到我碗里去。”

“你才到碗里去。”突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大家都看向了盘子里等待审判的虾。

“Jesus Christ!”司被吓得不清,“濑名前辈还是快把这个吃了吧!”

“被这么一吓谁吃得下啊!”泉一脸见鬼,嘴上说着不要手里还是把虾下进了刚才新换上的汤底里,“快把其他东西都下进去镇镇这虾的妖气。”

装这种声音还真是辛苦呢,凛月ちゃん。岚笑着看了凛月一眼,把手里的金针菇丢进锅里。

“这样总可以了?”leo随手拿起一罐饮料喝了起来,突然脸色变得难看,一副就要驾鹤西去的样子,“这水······有毒。”

“leader!”司连忙扶住leo。

“一定是我刚才的话被虾听见了,它的怨气附在我身上了。”leo觉得自己嘴里还残留着绝望的味道。“以后スオ你就要····就要一个人好好地生活,我会托梦给你的······”

“leader······”司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严肃地回答,“我一定会的!”

“真是······感人呢。”岚感动地看着。

搞毛啊。凛月看着那罐被leo喝下去的白花蛇草水。真是药丸。

他摇了摇头,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继续睡。

话说,刚才是谁在模仿虾说话来着?

 -----------------------------------------------------------------

肝王骑真累啊,谁让司糖那么好看。

 

评论

热度(90)

  1. 花江泽。南枢. 转载了此文字